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神枪泣血第六百五十六章三年

2020年01月26日 栏目:金融

神枪泣血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三年!舞家。舞宗奎正在自己的后花园之中着古琴,一阵阵优美古典的旋律将整个诺达的舞家笼罩,舞家上下的人脸上

神枪泣血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三年!

舞家。

舞宗奎正在自己的后花园之中着古琴,一阵阵优美古典的旋律将整个诺达的舞家笼罩,舞家上下的人脸上都带着轻的笑容,一个个的很知足的样子。

一刻钟之后,舞宗奎停下的奏,缓缓的站了起来,原本就已经在这里准备好的下人,顿时拿来了一盆温水。

舞宗奎满意的将堪比女人一般纤细白嫩的双手侵泡在温水之中,脸上露出十分享受的样子。

原来这温水有着其他的秘密,用了数的珍贵药材熬练出来的,原本漆黑的药水,随着不断的侵泡使用,变成了晶莹剔透的水。

对于舞宗奎来说没有用了,但是对于这些下人来说,是如获至宝。

“夫人呢?”舞宗奎将手拿了出来,随后开口问道。

“禀老爷,夫人一大早便去了帝宫,她说不会回来跟你吃饭了,让你不要再等他。”一个婢女开口道。

“少爷呢?”舞宗奎淡淡道。

“少爷好像是去了永恒学院,估计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回来的。”婢女继续开口道。

“嗯……这样啊,如此一来我反倒是成了家里面为悠闲的人了,今天我是否有预约?”

“禀老爷,你在未来的五天都没有任何的预约。”

“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都已经准备好了,老爷现在就要出发吗?”

“嗯,小奴,你跟我一起去,有你在我身边,我省心一点。”

“好的。老爷。”

………………………………

其实很多时候兰绝尘他们还是比较悠闲的,学生们出门在外做任务的时候,兰绝尘他们多的是修炼己身。然后是在永恒帝都各大势力之中周旋布局,给学生们创造有利的条件。

其中兰绝尘有好几次。身份就要败露,结果神龙会出马,居然硬生生的将痕迹抹灭,又给兰绝尘潜伏于此,搞乱中州一次机会。

近兰绝尘盯上了舞宗奎,根据地下角斗场、炎兰帝国和神龙会拿来的情报,兰绝尘发现舞宗奎这个人有问题,有着大大的问题。

此人在众人眼中真的是一点点的黑历史都没有。是一个已经绝种了的好男人,然而就是因为这样,兰绝尘才会加的怀疑他。

并且根据近的跟踪调查发现,舞宗奎的行踪开始变得有些不同寻常的诡异,他的妻子也是有些诡异。

情报中有猜测,他的妻子李璐和中洲皇朝的帝君李昊然有着一些不正当的关系。

这令兰绝尘感觉有些匪夷所思,不过经历过不少的这种伦理上的事件之后,兰绝尘开始有些相信了。

而今天,兰绝尘想要验证一下,一个真相。

亲子鉴定!

或许会有一些有趣的发现也说不定。那么事情可就有趣多了。

兰绝尘在家里做好准备工作,而梁华宇他们则是出去收集材料了,水冬天也被兰绝尘派了出去。他则是收集舞天极的血液。

现对于梁华宇他们任务,水冬天则是要简单上不少。

永恒学院。

两个俊逸的年轻人,能再怒目相对,一个正是水冬天,一个却是刚刚回到永恒学院不久的舞天极。

“这两个人怎么打了起来?水冬天我认识,水家晋的一个超强势的天才,其风头跟水华不相上下,但是这家伙一点儿架子都没有,跟谁都能够嘻嘻哈哈合得来。倒是舞天极这个人我很不喜欢,整天一副很高冷的样子。眼睛瞪上天了都。”

“我也不知道,听说水冬天今天又急事。于是急匆匆的跑路,结果一个不小心就把舞天极给撞了,水冬天已经很诚恳的道歉了,并且说以后找他请他吃饭赔罪,结果舞天极纠缠不清,是辱骂水冬天的父母,于是水冬天怒了,就算是要违背校规,水冬天也要教训他。”

“难怪,我就说嘛,是舞天极太过分了。我们班就在水冬天隔壁的,他们班同学之间的关系好着呢,并且与我们四周的班级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跟那些所谓的贵公子比起来,水冬天这个人脾气好得很,而且给人的感觉真实。”

“你们不知道,舞天极当初在学院太嚣张了,所以被人给废了,后在家休养了一年,接着被自己的父亲关在家里面壁思过到现在,心中的怨气可想而知,于是逮到一个人,就要往对方撒气。”

“居然把气撒到了水冬天的头上,这也是酷炫得很,他难道不知道水冬天是谁吗?”

“那又如何,别忘了他可是中洲皇朝首席歌舞师的儿子,并且他已经觉醒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歌舞者,并且他体内还有一个远古的歌舞者之魂。”

“歌舞者和控魂者?!难怪这么嚣张。”

“……”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他们已经打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水冬天和舞天极身上都挂着伤痕,鲜血淋漓,双方双眸通红,杀意盎然。

两股气息在不断的变大,周围看热闹的人,被这一个气势给震得不断的往后退。

水冬天身上燃起了淡蓝色的汹汹火焰,双眸蓝光缭绕,一道道淡蓝色光芒在水冬天身上流动,他身上的伤势,急速愈合。

舞天极长发纷飞,狂魔乱舞,如同一个绝世战神一般,一手捧着一个古朴的古琴,一手将手放在古琴的琴弦上。

血红色的光芒若隐若现,如同呼吸灯一般。

“他们是要动杀招了!舞天极已经唤醒了体内的远古歌魂,而水冬天也已经将自己的战力升华到了顶峰。”

“啧啧啧,我看这两个人是要两败俱伤的节奏!”

“没错!”

“……”

忽而水冬天先动了,只见他身体微微一颤,眨眼之间,分裂出了漫天分身。每一个都像是真的一般。

每一个分身都在集聚这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力量。

这便是神行者的实力,能够毁天灭地!

哪怕是在永恒秘境之中,受到了规则之力的限制。依旧震撼人心。

“一个歌舞者而已,就敢在我面前如此狂拽。比你厉害的年轻歌舞者我都不怕,你算什么?!”水冬天的每一个幻想同时开口,根本看不出哪一个是真的。

舞天极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嗜血的笑容,阴阳怪气道:“他们能够跟我比吗?桀桀桀……”

“上次你被人给废了,现如今本少爷再废你又有何难!”

话语刚落,万千分身,都动了!

舞天极冷冷一笑,冷哼一声。右手如同一只顽皮的精灵一般,在古琴上跳动。

数的音符精灵化为而出,伴随着一道道音波刃一齐朝着水冬天疾驰而去。

然而这些音波刃似乎没有任何的涌出,洞穿了分身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的作用,分身照样完好损的朝着舞天极而来。

双手之中的淡蓝色光球,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朝着舞天极抛掷而来,为恐怖的是,这些淡蓝色的光球。竟然与其他的光球在融合,形成了一个加巨大的光球。

这还没有完,分身们并没有因此而消散。他们手中喃喃念咒,张开手掌,双手之中却再一次凝聚起淡蓝色的光芒,不过眨眼之间光芒越来越亮,竟然化为了一道道光刃。

“哼!”舞天极却是临危不惧,捧着古琴的手拿开了,双手一起奏着琴弦,在一阵阵激昂的旋律之中,数的音符精灵幻化而出。

然而这些音符精灵却围着着舞天极不断的缭绕盘旋。随后分成五股,在舞天极的五个方位凝聚。不断眨眼之间,这些音符精灵竟然凝聚成为了五个天神!

这五个威风凛凛。神威浩荡的天神,双手一张,便将那毁天灭地的能量光球捏爆,化为了为本源的能量。

然而这五个天神,毫发损!

“哼!”

“哈!”

五个天神异口同声,哼哈两声,一道道比强霸的音波,夹杂着一缕缕规则之力,朝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出,原本音波色,然而时空的扭曲,令众人肉眼可以比清晰的看见。

所过之处,水冬天的分身都爆碎,化为一滩清水,洒落一地。

“哇……我滴天呀,舞天极已经达到了精灵聚神的地步,这五个可是神界具有代表性的哼哈五战神!”

“这是要玩命的节奏啊!”

“看!水冬天也有变化了!”

“天!这是怎么术法?!”

“弱水三千,只取一滴!”

“哇……又是一个神术!”

“……”

水冬天右手捏出兰花指,指尖凝聚着一滴水,仿佛重万钧一般,水冬天的右手不断的在抖动,青筋暴起。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水冬天心中暗道。

“天呀,张茜导师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今天的任务可就很难完成了!回去会被表哥他们看扁的,我当初可是信誓旦旦而来的。”

“喝!”

“哼!”

水冬天和舞天极两人同时开口,随后同时出手了!

就在这是,周围的时空突然一凝,所有的一切都被冻结起来。

其实不然,这里的时空流速变慢了数倍罢了。

不过几秒钟,水冬天和舞天极他们的战场中间,凭空出现了一个美艳如仙的女子,冷若冰霜,身上散发着一股寒意。

赫然是张茜!

“你们真是太胡闹了,这里是你们战斗的地方吗?”

张茜双手一张开,一道神秘的伟力顿时冲散了周围的一切暴虐的力量,舞天极和水冬天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顿时没有了先前的那一股咄咄逼人的威势。

“谁能够告诉我,什么回事?!”张茜寒声道。

水冬天脸上露出了比委屈的神情,眨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颇有兰绝尘的几分风范。

心中却是传声道:

“张茜导师,请你赶紧处理这件事情。因为今天我和大雕哥他们有一个惊天东西的计划,要是晚了可不妙了。”

张茜双眸闪过一丝精芒,随后开口道:

“究竟是谁先动的手?!”

“他!”水冬天直指舞天极。愤怒道。

随后水冬天便说出了今天的经过,事情果真是如同人们所说的那般。水冬天太过于冲忙,不小心将舞天极给撞了,水冬天已经很诚恳的道歉了,却依旧被舞天极纠缠不放,并且侮辱水冬天的父母。

水冬天愤怒的反驳,结果舞天极居然先动手了。

“你们两个给我来办公楼一趟儿!”张茜寒声道。

张茜右手一挥,三人便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我都说了,你们还不信。你看,事情的结果就是这样吧。舞天极这个人真的是太过于让人讨厌了。”

“我也觉得,还好是水冬天,如果是我们的话,我们唯有忍气吞声了。”

“唉……这有什么办法?人家的实力就摆在这,人家的背景就摆在这。”

“……”

周围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议论了一番之后,便陆续的离开了。

而在这人群之中,却有一个神秘的人,他独自一个人朝着永恒学院外面走去了。

当他走出了永恒学院之后。身影一闪而逝,消失在了原地。

………………………………

永恒帝宫。

两个太监正在宫中巡视,他们两双猥琐的眼睛。不断的流转,看着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漂亮宫女,或是对妃子行礼的时候,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路过的妃子,实质上却是在用眼睛侵犯这些美艳动人,气质超尘,美若天仙的妃子。

“妈蛋,当皇帝真是太爽了,那么多妃子。啧啧啧……后宫三千。一天晚上宠幸一个,都能够排上差不多十年……”

“要不找个机会。我们也去占领一个地盘,占地为皇好了。”

“瞧你就这点出息。啧啧啧……别说我认识你……”

“我了擦咧,我们五禽兽之中就你梁禽兽猥琐了,我都还没有说你呢。”

“……”

原来这两个太监是梁华宇和吴良两人伪装而成的,看着过路的太监和宫女不断的对梁华宇和吴良他们两人鞠躬行礼,显然是两个权势极高的太监。

“梁公公好!”

“吴公公好!”

又是一批美艳的宫女从他们身边走过,并且对他们行了礼。

说来也是巧合,这梁公公和吴公公都是帝宫的十大太监总管之一,他们都是普通人,所以深受后宫妃子们的信赖。

加巧合的是,梁华宇和吴良两人潜入永恒帝都之后,便遇到了这两个公公,巧的是,这两个公公的权限极大,而且能够前往他们所要到达的目的地。

梁华宇和吴良将两人给杀了之后,便朝着后宫的深处前进。

这还没有走多久,一个美艳至极的美熟妇缓步的朝着梁华宇和吴良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他们身后跟着一大群宫女。

“李璐公主万福!”梁华宇和吴良两人对着李璐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尊敬道。

李璐扫视了梁华宇和吴良一眼之后,便是点了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随后,很是高傲的带着宫女一起朝着后宫外面走去。

“李璐居然在这里,看来有戏了。”

“你看李璐走路那姿势,还有那那春光满面的脸蛋,就能够看出留着骚娘们刚刚一定是受到浇灌了,不然不会如此的。”

“看来**不离十,李璐和李昊然有一腿。啧啧啧……想想就觉得可怕,两兄妹居然**!”

“这有什么,在上古时期,一些大家族的人为了血脉的纯净,只能够近亲通婚,禁止外族通婚,甚至嫡系不能够跟旁系通婚。这种事情,不然没有被人耻笑反而被人所赞赏。”

“话虽如此,也因此酿造了不少的惨烈大事。”

“这么多年了,人都会变的,人变得越来越‘文明’了。世俗规矩不但没有变少,反而变多了,所以给这行为挂上了**的名头。久而久之。人们都认为这么做都是不对了。”

“嗯,反正我是接受不了。”

“我也是。”

“……”

没过多久。梁华宇和吴良他们两人便来到了一个诺达的空地,一望际。

这空地上屹立着一块黑色的石碑,上面刻着四个血淋淋的大字“演武禁地”。

“梁公公好!”

“吴公公好!”

是为演武禁地入口的一大群侍卫对着梁华宇和吴良他们两人深深的行了一个礼,这些侍卫都是天行者修为的修行者。

然而他们却对两个普通人行礼,可见梁公公和吴公公两人在帝宫之中的地位是有多么的高。

“嗯,近几天,陛下又来此地和人演武吗?”梁华宇淡淡道。

“有,有。有!小的原本打算正午的时候,便去找梁公公前来打扫战场的,想不到两位公公如此的尽职尽责,自己便来来。”领头人对梁华宇毕恭毕敬道。

“既然如此,打开结界吧。”梁华宇淡淡道。

领头人笑了笑,随后对着身后的人大声喝道:“你们这帮傻比,太不打开结界!耽误了两位公公的时间,你们担当的起吗?”

“是!是!是!”

身后的侍卫,立即拿出了九十九块鳞片,抛掷到空中。鳞片闪耀着五光十色的光芒,在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之下,摆成一个神秘的阵法。接着印在了结界上。

接着鳞片在结界上睁开了一道大门,吴良和梁华宇两人便踏入了结界之中。

“前面踏入大门的那一刻,有没有感觉浑身上下都被扫描了一片,让我心惊胆寒,好在大地战锤在,不然我就露陷了。”

“嗯,根据我多年来跟这师兄弟们的考古经验,这个结界有灵。”

“嘶……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监视着?”

“放心了啦。这里不是有本少爷在吗?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吗,神灵的坟墓我们都去过。何况这里?”

“……”

说着吴良拿出了两张符咒,一张打入了梁华宇的体内。一张打入了自己体内。

两人浑身一颤,梁华宇顿时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一般,心中不由得暗骂几声,一定是吴良这混蛋搞得鬼。

他原本想要狠狠的教训吴良一顿,却发现吴良就在自己的身旁,而不远处却站着另外两个自己。

“这,这,这……”梁华宇比惊讶道。

“这就是真正的金蝉脱壳之术,你放心吧,这两个躯壳会去完成我们要完成的表面任务。而我们本尊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进入那个处于中心的宫阙之中,盗出李昊然的贴身物品。”

“……”

果不其然,那两个金蝉之壳朝着另外的两个方向而去,与梁华宇他们所要到的地方有些出路。

梁华宇口中只叹这术法的神奇。

没有了后顾之忧,梁华宇和吴良两人凌空飞起,朝着演武禁地的中心飞去。

这个演武禁地是李昊然演武修炼之地,一般情况之下,没有几个人能够进入到此地,唯有梁公公和吴公公两人,能够进来,拿着李昊然赐予的宝器,来此清理打扫。

就算两人没有任何的修为,但是在大量的灵晶石的催动下,依旧能够使用。

由于梁华宇和吴良两人的不屑努力,没过多久,梁华宇他们终于来到了神异的地方,这是一个宫阙,并不算很大,而且古朴。

然而梁华宇和吴良却能够感受到这宫阙外围所缭绕的一缕缕恐怖的规则之力,这个宫阙也有一个结界!

“怎么办?”梁华宇奈道。

“还能怎么办?经过我细细的观察,这宫阙的下方应该没有结界,我们从下面而过,挖洞的话,梁禽兽你是我们之中在行的,哪怕我考古多年都没有你这么在行,所以还是你来带我装比,带我飞吧。”吴良贼笑道。

梁华宇翻了翻白眼。却拿出了大地战锤,大地战锤在地面轻轻一敲,梁华宇和吴良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这并不是挖洞。而是土遁之术。

“这一片土地有些怪异!”梁华宇眉头紧皱,开口道。

“嗯。我估计是一片古战场,或者就是十万年前的一块古战场的碎片,被人用法神力拘来此地,炼制成为了一个半独立世界,哪怕如此如此众多生灵的血液浇灌的古战场,却是带着一股魔性,一般人来到此地久了,很容易会被魔气所侵蚀。很有可能走火入魔。”

“难怪,要把这么好的一个地方搞成禁地,那么我们什么没有事?”

“你放大地战锤放我这一个时辰,你就有事了。”

“……”

没过多久,梁华宇他们便来到了宫阙的底部,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宫阙底部也被结界所包围,虽然弱了一点,但是那一股股骇人的规则之力缭绕于此,只要梁华宇他们靠近一点点就会触发结界。但是不至于直接被秒杀,但是会引发警报是真的。

到时候,李昊然来了。他们就别想走了。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梁华宇他们比焦急道。

这时,吴良双眼一亮,惊咦一声,随后兴奋的开口道:

“有了,有了!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梁禽兽,看到没有,那里有一处漏洞,看到是有人从这里潜入宫阙之中过。于是留下了这么一个后门,或者是布置结界之人。特意留下的一个后门,我们可以从这里突破。”

“怎么突破?”梁华宇好奇道。

吴良神秘一笑。拿出来两件草制的蓑衣,将其中的一件蓑衣递给梁华宇,开口道:

“这是用十分罕见的结界神草编织而成,在那个薄弱的地方估计可以瞒天过海。”

“结界神草?世间万物,只吃结界的结界神草?我勒个擦,我还以为这种牛笔轰轰的草是小说里面虚构的呢。”梁华宇惊讶道。

“没见识。”吴良鄙夷道。

“到了我手上,就别想拿回来。”

“……”

梁华宇和吴良两人披上了结界神草做编织成的蓑衣之后,内心紧张的嘣嘣直跳,就连吴良也不例外。

比例理论上是可以,但是没有试过,一切都还是很难说的。

“千万别有事,千万别有事……”吴良内心不断的念叨。

梁华宇和吴良两人一步一步慢慢的靠近结界,忽而一缕缕规则之力扑面而来,梁华宇和吴良两人差点就调头就跑。

好在两人在那一刻犹豫了,规则之力扑到两人的身上,被梁华宇和吴良身上的蓑衣给挡住了,却如同流水一般从蓑衣上留了下来,随后融入到了结界之中。

“我叼你公龟,吓死你爹了!”梁华宇拍着自己的胸部说道。

眼见没有事儿,两人便加了步伐,一不做二不休,突破了结界,潜入了宫阙之中。

两人进入到宫阙之中以后,并没有直接脱下身上的蓑衣,因为宫阙之中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可能性,不能够掉以轻心。

吴良挖坟十几年,对于这种如此久远年代的宫阙自然是有所了解,所以在吴良的带领下,他们朝着李昊然的寝室走去。

因为为贴身的东西,自然是在一个人的寝室之中。

果不其然,没有过多久,吴良他们真的来到了宫阙上层的一个寝室之中。

一进门,梁华宇和吴良他们便问道了一个yin-靡的气息,这个时候还有这样的一种气息,只能够说明,就在不久前,才刚刚发生过一场比激烈的“战斗”。

“果不其然,李璐和李昊然两人有一腿。”

“咦……我在吴公公的记忆之中,似乎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好像李鼎也喜欢李璐。”

“不可能!他不是喜欢张茜的妈妈吗?”

“或许是一个掩饰呢?”

“还真是,先不说这个,现在重要的是,我们要赶紧的找李昊然的贴身之物,好是内裤。”

“床!”两人异口同声道。

随后两人急匆匆的来到了凌乱不堪的床边,看到床单上有好几块大块的污点。

梁华宇和吴良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

梁华宇和吴良两人脸色突变,变得比的煞白,双眸闪过一丝惊恐的神色。

“吧嗒!吧嗒!吧嗒!……”

一阵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大声,越来越近。

梁华宇和吴良两人咽了咽口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变身!!”

“……”

………………………………

这里是一个山清水秀福地,逆水寒和断浪两人正潜伏在一个大湖的湖底。

他们正躲在一个礁石的后面,目睹着眼前令他们很是愤懑的一幕。

原来,湖底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祭坛,祭坛被一道隔水结界包围得像是一个鸡蛋一般,晶莹透亮,里面的事物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而那祭坛的正中心赫然是舞宗奎和他的婢女小奴。

断浪施展了一个术法,使得断浪和逆水寒能够清晰的通过水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老爷,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是否开始动法阵?”小奴轻声道。

“嗯。”舞宗奎应声道。

随后双手不断的凝结手印,手中喃喃念咒,而小女也跟着坐着同样的动作,念着同样的咒语。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分钟之后,一道道光芒从祭坛上的阵纹之中迸发而出,却十分的柔和,并不刺眼。

又是过了五分钟之后。

舞宗奎和小奴同时停止了动作,手印结成,他们将手印打入了祭坛的正中心。

突然光芒大盛,充斥着整个祭坛,将舞宗奎和小奴两人淹没其中。

然而过了数秒之后,舞宗奎和小奴他们的身影缓缓的浮现在断浪和你逆水寒的眼中。

然而断浪和逆水寒双眸瞳孔却突然收缩了一阵,原来祭坛上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老者。

“不是我们永恒古星之人!”断浪斩钉截铁道。

“那他们是外星势力?!也就是说舞宗奎是一个奸细,一个大奸细?!”

“一定是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祭坛之中传来了声音。

“父亲,你们是否已经准备好朝着永恒古星出来?”舞宗奎对着那个老者开口道。

“嗯,我们已经联合了其他的家族,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到三年便可到达。”老者说道。

“三年?!”未完待续

淮南市人民医院
绵阳市中心医院
长春牛皮癣研究所
深圳做妇科多少钱
昆明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