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无人驾驶是Uber通向未来的出路2019iyiou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汽车

在Uber的战略版图中,无人驾驶技术拥有着无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在该公司CEO卡兰尼克看来,该项技术对于Uber公司而言,是其在移动出行市场的

在Uber的战略版图中,无人驾驶技术拥有着无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在该公司CEO卡兰尼克看来,该项技术对于Uber公司而言,是其在移动出行市场的。一旦打出,必将震惊全场。

然而对于这家近正陷入多重危机的全球移动出行服务商而言,这条新技术研发之路走得有些太过艰辛和曲折。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中,人们不禁要问:连年巨额亏损的Uber到底能撑多久?在此之前,Uber还能抓得住无人驾驶这根救命稻草吗?

无人驾驶是Uber通向未来的出路

美国西部时间3月24日晚,Uber的一辆经过改装的沃尔沃XC90无人驾驶测试车在亚利桑那州的坦佩市(Tempe)遭遇交通事故。据美国当地媒体ABC报道称,两辆社会车辆没有及时避让,将Uber的XC90被撞得侧翻。万幸,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当地警方初步判断称,无人驾驶汽车在此次车祸中没有。

Uber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当时这辆XC90正处于无人驾驶的状态,一名技术人员在驾驶座上对其行驶状态进行监控。这位发言人还透露,事故调查期间,Uber在亚利桑那州内的所有无人驾驶测试将会停止。

对于Uber而言,这已经是其无人驾驶测试项目落地以来第二次陷入停顿。去年年底,Uber的无人驾驶测试车曾因为闯红灯和拒绝向当地车管所申报等原因,被加州政府紧急叫停。尽管遭遇了挫折,Uber对无人驾驶汽车的研发工作并不会就此止步。对该公司来说,无人驾驶技术不仅代表着未来,更是该公司减少亏损并终实现盈利的选项。

根据去年12月彭博社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Uber在2016年的前9个月亏损了22亿美元,这笔钱主要用来补贴全球各地的Uber司机。而根据美国的一位交通领域分析师Hubert Horan的判断,Uber的成本结构决定了该公司很难仿照传统的电商平台那样,通过减少线下支出来实现盈利。“Uber的成本结构很简单。”他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人力成本占58%,汽油成本9%,剩下33%的都是平台运营以及算法的成本。”其中,算法成本和平台运营支出可以通过技术优化来降低,但汽油和人力成本很难减少。特别是在司机的收入方面,尽管Uber动用巨额资金对司机进行补贴,但仍有大量司机抱怨自己的报酬差强人意。前一阵,Uber CEO卡兰尼克曾与该平台司机就收入问题当面互怼,这段对话被车内监控拍下引发舆论热议。

因此,用不知疲倦、不计报酬且极少犯错的无人驾驶系统来代替人类司机,便成为了Uber在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必选题”。

Uber CEO 崔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

理想很丰满,技术却不给力

在无人驾驶技术的研发上,Uber选择了与车企合作的道路。去年8月,该公司与知名整车厂商沃尔沃宣布共同投资3亿美元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去年9月,经过改装的沃尔沃XC90已经在匹兹堡上路,开始为当地居民提供移动出行服务。与此同时,Uber还完成了对专注于实现在货车无人驾驶的技术公司Otto的收购。

虽然Uber对于发展无人驾驶技术显得相当高调,但截止目前这家共享出行平台在该领域取得的成绩还很有限。相比福特等汽车企业,以及像谷歌这样很早便已开始研发无人驾驶汽车的科技巨头,Uber还需奋起直追。

根据美国媒体Recode公布的数据,在本月初的开放道路测试中,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每行驶约1.2公里便需要技术人员进行一次干预,以纠正车辆的驾驶行为。而谷歌的无人驾驶技术子公司Waymo的成绩则是每千公里平均0.2次,通用旗下的Cruise是每千公里11次。在乘坐体验方面,平均每3.2公里,Uber无人驾驶汽车的乘客便会遭遇一次急刹车或起步不稳的情况。从技术研发的角度来看,无人驾驶系统在开发的初期确实会面临不稳定、bug频发等问题。通过测试里程的积累和算法的迭代更新,车辆的乘坐体验和系统的安全性将得到极大改善。但仅从目前的测试结果来看,Uber的无人驾驶技术距离真正的商用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除了无人驾驶,Uber要克服的挑战还有很多

随着路测工作的持续进行,Uber在无人驾驶技术领域的研发开始加速推进。在三月份的周内,Uber的测试车队完成了20000英里的测试里程,是整个一月份总测试里程的4倍。这对Uber而言是不小的进步。

但这家移动出行平台此时要面对的挑战,绝不只是技术研发一项。去年年底,卡兰尼克作为知名企业家代表,加入了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成立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但不久之后,特朗普的新移民政策引发了全美国乃至欧洲的大范围抗议,卡兰尼克的Uber也被迫“躺枪”,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今年1月,一些明星和推特大V发起了名为“#删除Uber#”的络活动。在竞争对手Lyft以及各地出租车公司的推波助澜下,仅在当月就有20万用户删除了Uber客户端。终,该事件以卡兰尼克退出经济顾问委员会并发表反对特朗普政策的言论而暂告段落。

但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此后Uber又相继爆发出内部丑闻。一位曾在该公司从事软件开发的女性员工举报称遭遇过主管性骚扰。而人力资源部门收到举报后,却对该主管采取了包庇的态度。一直以来,Uber公司因其员工构成多元化程度不足而保守舆论争议,这一次性骚扰丑闻的爆发更是让公司形象跌入谷底。

此外,一场关于知识产权的诉讼也可能将对Uber在无人驾驶领域的研发工作造成沉重打击。本月初,Waymo对Uber发起了诉讼,称后者收购的无人驾驶技术研发公司Otto的创始人,谷歌前雇员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涉嫌窃取老东家的商业机密。诉讼文件指出,莱多万斯基在离职谷歌前夕私下拷贝了数以千计的机密文件,涉及无人驾驶系统算法、激光雷达等相关信息。文件还称,莱多万斯基正是利用这些文件开发了一套激光雷达系统,从而获得了Uber的青睐,终被后者以6.8亿美元高价收购。

虽然面对指控,Uber和当事人都予以否认。但Waymo一旦胜诉,不仅莱多万斯基有可能遭受牢狱之灾,Uber无人驾驶项目的成果也将遭遇专利诉讼,而这将会是Uber承受不起的打击。

在卡兰尼克口中,无人驾驶被誉为Uber的杀手锏。但在更多人看来,这项新技术更像是Uber的一根救命稻草,这家公司必须也只能尽力抓住它。在即将到来的四月份,Uber能否走出负面消息的阴影,在技术研发上取得更多进展与突破,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2012年莆田智慧物流E轮企业
2018年海口金融A轮企业
传统货车行业转型升级货车维修也要做产业+互联网